您的位置: 富锦信息网 > 健康

评论新年钟声掩不住的城市化之殇

发布时间:2019-11-24 01:38:45

评论:新年钟声掩不住的城市化之殇

1月6日是上海外滩踩踏事故的“头七”,按照中国传统,这一天,我们得为逝者做点什么,说点什么。36死,49伤,悲伤笼罩上海,悲伤刺痛中国。今天,当劫后余生的幸存者拥抱温暖的阳光时,一定回想起,那场发生在子夜的梦魇。关于这起踩踏事故的成因,媒体已经分析得太多。有人着眼于政府的调控管理,有人着眼于公民的安全教育,也有人看到了媒体信息传达能力的不足,等等,不一而足。不同的视角,自有不一样的关怀。但所有的分析,归结起来,可能只有一个命题——城市化。一场踩踏事故,让我们瞬间惊醒:中国最摩登的城市,在灾难来临时,竟也显得如此脆弱。谁都知道,城市化“不是简单的城市人口比例增加和面积扩张”,而是产业发展、人居环境、生活方式等由“乡”到“城”的全面转变。所谓城市化,本质上是一种城市文化的发育。城市面积扩张,城市人口增加,相应的城市心理也要同步形成。一句话,城市化,是人的城市化。或许,这正是这起踩踏事故需要直面的尴尬与伤痛。灯光秀就像一个隐喻,它代言了城市化最顶尖的技术文明。它光彩夺目,表征着城市生活的美好与高端,似乎有了它,城市才变得名副其实,城市生活才变得理所当然。当人们迫切地去享受这一城市文明的荣耀时,却忘了,或者根本就没意识到,他们还不具备欣赏这一荣耀所需要的节制、理性、风险意识与必需的自救能力。一个应该是最为现代化的政府,同样不具备与高度发达的城市物质文明相匹配的风险调控、应急管理能力。在虚无缥缈的灯光秀面前,热望的人们,尽情裸奔。城乡二元结构瓦解,物质形态的城市文明狂飙突进,但久贫乍富的人们却还没有做好准备,身体没有做好准备,心理更没有做好准备。无论是狂欢的人们还是“大意”的政府,与成熟的城市文明所需要的素质,都相去甚远。很显然,我们对城市产品的需求,已远远高于城市文明对我们自身素质的要求。那怕是国际化程度最高、市民心理发育最成熟、政府风险管理能力最顶尖的上海,都没有满足这个条件。光鲜的城市外表,如果市民没有成熟冷静的心理,政府没有足够的风险布控与精细化管理,所谓的城市化,就是一种低层次、低水平的城市化。看似坚硬的城市,只是徒有其表的气泡,一戳便破。仅有高楼大厦、车水马龙的城市,并不能“让生活更美好”。也由此可以说,物质上的城市化与文化心理上的城市化,如鸟之两翼,车之两辙,缺了谁,都难以称作成熟的城市文明。上海之殇,是城市化之殇。头七之日,街头献花,撰文悼念,不只是对逝者表达哀思,更是对城市化应有的反思。 (山西 王言虎)

连云港科技网
退房须知
制冷设备
猜你会喜欢的
猜你会喜欢的